星期六, 4月 12, 2014

點解要打呢份工

有時返工同其他crew傾計,佢地都會有種感覺,做crew嘅辛苦,只有crew明白。

其他人聽到,兜句車過去「咁唔鍾意份工,唔好做囉」。

一句收你皮,等你將所有嘢呑返落肚。

我算好好彩,所有朋友都知我好唔鍾意呢份工,但係,冇乜人叫我辭工,只會叫我返少啲/有病就唔好返工/申請無薪假期。

其實,佢地未必好明我嘅工作係點,但每次呻到樹葉都落之前(係之前!),先會打個底强調我鍾意呢份工嘅咩嘢。

而且,要同朋友灌輸一個概念,喺香港,做crew係唔存在東家唔打打西家呢回事。

我點解要打呢份工?

因為收工就係收工,而且一個月好多時只係返十五日工。




星期六, 2月 08, 2014

Opendiary

這刻,愕然加小遺憾。

看錯了時間,然後,趕不及download OD上的舊entries。

那些青蔥日子,那些變成private entry好好鎖上的心事,從此散失,終有一天,連自己都記不起是否發生過,是否刪改過。

OD舊友們,你們好嗎?路過的話,打個招呼好嗎?



天亮前的感慨

不想再臃腫過日子,努力數月,終於回到25歲時的身型,穿得下那些年的跳舞裙子。

30歲以後要瘦下來,真的不容易,吃飽時腰圍漲了一吋半吋已驚得剋扣接下來的三餐。

從此只能小心翼翼做人,不可復胖了。

做人真沒意思,但做個肥妹更沒意思。

唉。



星期四, 12月 05, 2013

為了開心

為了開心,常放肆得過後自己也不好意思

我只是太過努力不容許自己不開心。

所以,有時候,太過了。



星期日, 10月 13, 2013

連卡佛是我的道路真理

若你們記得,有一段很長的日子,我在這個blog寫的個人簡介,其中一句就是「連卡佛是我的道路真理」。

第一份工作,就在中環舊址的連卡佛女裝手袋/鞋部。

第一個男友,初次見面,在尖沙咀店。

第一對高跟鞋,giuseppe zanotti,亦在尖沙咀店買的。

多年來,相安無事,沒計算過在連卡佛花費多少。

有時候,懶得說卡號儲分,有時候,匆匆忙忙買東西反正是小數目沒打九折隨它去,有時候,男友用信用卡付款,但member card是我的名字,所以不用能,亦沒所謂。

反正,這張member card總在,一生一世。

同輩女生都習慣叫連卡佛做「老連」,可見多親切,老朋友了。



然後,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整個membership制度要轉了。

由明年一月一日開始,gold card member不會再有九折,要platinum member方有。

如何成為platinum member?每年花費HK$60000。

即使是那個在店內購物再沒discount的gold card membership,也得每年花費HK$10000才留得住。

這個年代,同一件貨物,在網上搜尋,通常會找到更相宜的價格,加點運費,直抵家門,連卡佛不再是唯一。

仍在老連買買買,某程度上,只是一個習慣,又或是一種代表生活安穩的證明。

我一定會年底前花費夠指定金額,保住gold card membership,因為我有我的情意結。

可是,這種感覺,像發現老公有小三,不過,因婚姻不是兒嬉的家家酒,已經選定了,就不能輕易放棄。

你決意不計較,繼續煲湯煮飯繼續愛他,表面若無其事,但其實傷透了心。




星期二, 9月 17, 2013

又一個關於chix or beef的小故事

空服的工作,有時,其實頗沉悶,與乘客之間的互動,不外乎雞飯定牛薯。

但最近,某班flight上,兩隻可愛港女,在某位空服的雞與牛生涯之間,塞進了一些小歡樂。

一人一細篋一旅行袋兩個闊過佢個人的shopping bags,兩女共攜八件hand carry上機,看著也有六個趣,然後港女A及B以高分貝交談:「嘩啲嘢好重呀點拎呀,叫果個空姐嚟托啦!」

果個空姐,聽到這句,已明白她們會是怎麼樣的乘客,當然躲進廚房喝啖普洱避避風頭。

然後,雞與牛時間到了:

果個空姐:「請問想要中式雞肉飯定日式牛肉飯呢?」

可愛港女:「佢地有咩分別㗎?」

果個空姐:「中式嘅係XX汁雞肉飯,日式嘅係YY汁牛肉飯。」

可愛港女:「咁雞同牛有咩分別㗎?」

果個失眠了整夜的空姐,實在想不透這是IQ題還是可愛港女真心膠,她唯有照直答:「Err.......... 咁雞同牛應該係兩種唔同嘅動物囉,個樣都幾唔同㗎。」





星期五, 8月 30, 2013

Lancome Visionnaire

收到來自Lancome的Visionnaire多元修復系列,謝謝。 


今年夏天,不知何故,身體忽然再受不了全天候24小時冷氣開放的生活,皮膚只需用一個字形容 —— 乾,乾得要每晚用Hada Crie step 2導入潤膚油,step3導入精華。

夏天我甚少用精華,一來省錢,二來天氣又熱又潮濕,幾層護膚品黏在臉上不好受。

不過,三字頭了,必須向現實低頭,唉。

Visionnaire多元份子修復精華給我的感覺,是適合在香港夏天使用的精華。


現在是28.5度,濕度是87%,任何質感厚重一點的精華用在臉上,走到街上被熱風一吹,立即面上出油。 

但這修復精華屬輕透類,塗在臉上按摩幾秒,想想明天用哪個胭脂哪個眼影,就吸收了。  



這幾天為搬屋的事在忙,像個癲婆,妝也懶得化,只用修復精華,然後直接用粉餅擋擋紫外光算數,難得也沒繃緊感。

看資料介紹,多元份子修復精華有導入式修復分子,直接穿透至肌膚最深處,皺紋、毛孔及瑕疵於使用後明顯改善。

其他方面未知,但臉上的冷氣乾紋的確不太見到。

Visionnaire Yeux多元份子修復眼霜其中一個賣點是減退黑眼圈,只要看到「減退黑眼圈」五字,嘩,恨不得整支生吞。 

作為失眠俱樂部會員,經常鼻敏感,再加上鼻竇炎了大半個月,黑眼圈又囂張地跑出來。

乳白色的眼霜含Haloxyl及咖啡因成分,推開後,會看到一些白色小顆粒。



這些微膠囊接觸皮膚後即釋效,加強減退黑眼圈。

修復眼霜的軟膠頭有一邊有許多突出的小膠粒,是來做眼部按摩促進血液循環的,不過用前記得將轉頭鎖在“off”,以免眼霜在按摩時給擠出來浪費掉。 


用了幾天,加上努力按摩眼角眼肚位置,見效了。

同一系列的,亦有Visionnaire多元分子雙層零瑕粉底液,同樣含導入式修復分子,幫助持續更生皮膚。

上層是遮瑕,下層是粉底, 同一色調,遮瑕霜內附小鏡。 


單用粉底液的妝效偏向自然,配合遮瑕霜使用,就會明白甚麼是零瑕了。

我的右手手背上有一點紅色疤痕,在粉底液之後隨便加丁點遮瑕霜,疤痕不見了大半。






用在臉上作重點遮瑕,將黑眼圈收藏得極好。

粉底液質地走中間路線,在清爽與滋潤之間,是那種待在冷氣辦公室裡可以keep一整天,在炎夏大街上keep 4-5小時。

 遮瑕霜相對較滋潤,眼下眼角有乾細紋者之選。

星期日, 8月 18, 2013

KŌH Lamp

這是篇名副其實的「開箱文」。


打開這個箱,裡面的又是一個箱。


這個箱是甚麼?它叫KŌH Lamp。

不如先從KŌH Concepts網站的galley,看看它如糖果的燈光。





這是在我家的KŌH Lamp,為讓大家看清楚它的外型,開了頂燈和射燈。


KŌH Lamp是由一家香港企業KŌH Concepts推出的電燈,「KŌH」是一種亞洲語言中「島」的意思,KŌH Lamp即「Island of Light」,而KŌH Concepts的概念,正是英國詩人John Donne的「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開燈前,將KŌH Lamp放在家中一角,看起來只是件擱在一旁毫不起眼的塑膠家品,但開燈後,它是一盞改變家居氛圍的mood light。

設計師Christophe d'Orey在一次非洲旅途上,晚上於小村落看到村民圍著螢火,再將燈泡放進七彩繽紛的容器內照明,就這樣聚在一起談天說地,整個氛圍令人悠然放鬆,從而獲得靈感設計KŌH Lamp。

你在多久沒試過在家中關上頂燈,不看電視不看雜誌不玩smart phone,只開地燈mood light,與親友好好地聊天?

KŌH Lamp售價為USD150,於KŌH Concepts的online store及香港的aluminium living store有售。




星期四, 8月 08, 2013

安全感

這幾天常問自己,缺乏安全感是我的性格,還是注定係咁?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