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30, 2009

Lady First 專欄(58)



今晚,我想將呢節《飛女正傳》既時間,送俾一個男人—— Mr. A。

同佢認識咗好幾年,後來漸漸再冇聯絡。

早排,偶然又再遇到佢。

初初認識Mr. A既時候,我冇愛上佢,但的確曾經對佢有過憧憬。

不過,最後我地只係做咗朋友。

我記得,最唔開心最失意既果年生日,就係佢陪我度過既,但我一直冇正式多謝佢,只係透過一篇佢唔會有咩機會睇到既文章去答謝。

內容係咁既:
------------------------------------------------------------------------
Dear Mr. A,

多謝你陪我度過今年既生日。

當朋友問我會同邊個慶祝生日時,佢地聽到你個名字都好驚訝──「吓?呢個人仲o係度?」。

係呀,你仲o係度,遙遠但係常在。

呢幾年o黎,每次見面你都會俾個新理由我,解釋點解當初鍾意我但係又冇一齊。

每次我都笑住咁話,總有一天你會後悔錯過咗我。

其實,我明o架,真係明。

你對我既鍾意,就好似你鍾意食法國菜鍾意養貓仔咁囉。

點都好,多謝你陪我晚飯,陪我散步,同埋唱生日歌俾我聽。

-------------------------------------------------------------------- (內文)

七月蘋果 (2009)

《 煙 不 離 酒 》


「由七月一日凌晨起,全港超過一千三百間娛樂場所,包括酒吧、會所、夜總會等,須即時執行室內禁煙條例,實施全面禁煙……」一看到「酒吧」兩字,媽媽不得了,立時仰天長嘆,眼角湧出兩滴淚水,酒吧內不能吸煙,還有人生樂趣嗎?食肆內要禁煙,是可以接受的,因為進食是人的生理需要,步入食肆都是為了果腹,至少也為了一杯凍奶茶吧,沒人會為了吸煙或吸二手煙而坐在餐廳裏。聽說禁煙條例生效後,無煙食肆更受消費者歡迎,這我倒不清楚,反而只聽過常去的茶餐廳說生意少了,又看到 Inn Side Out室外可吸煙的用餐區,夜夜座無虛席。


但酒吧呢?在酒吧流連的人不可能為了食物吧,部分為了尋獵物,另外的,不過想輕鬆一下。一支煙一杯酒,於這場合裏,是放鬆情緒的最佳搭檔,從此以後二缺一,教那本來拿着煙的右手悵然若失。在距離條例生效只尚餘數天的晚上,與一眾友人結伴到夜店,哀悼這合法地又煙又酒的最後的愉快周末夜,往後,就不再了。你以為那些夜店煙民會自此乖乖守行為甚至戒煙?我只怕將來輪候廁格會較公屋更漫長。煙不離酒,根本是命定的一對,怎麼忍心要它們生分?


《 屋 邨 回 憶 》


你是否和我一樣,都是在公共屋邨長大的一群?在出身之後,急不及待將關於屋邨的一切甩在身後,搬往私人樓宇,除卻付家用給媽媽,和偶然回家吃飯那幾個晚上,下車後步行回去的路已變得異常陌生?理所當然,連大廈門口的密碼也不復記起。當看更要求登記身份證號碼和寫下探訪層數及單位,惟有低頭苦笑,整件事真夠諷刺。


那夜從屋邨回到自己的家,百無聊賴邊煲劇邊等待腳上的甲油乾透,最新一期的《壹週刊》擱在腿上,手中捧着一杯剛泡的 Mariage Freres Eros味道的茶,那刻,生活看起來舒適、平淡、寧靜。為今天的自主獨立感恩,也不希望再回到從前那狹小的單位去,但屋邨的回憶難道完全不值得留下,要清洗得一乾二淨?


忽然間,思緒飄到許多年前,記起就讀名校家境富裕的小男友帶笑說女友是個「屋邨妹」,很介意很介意的自己拉着他回童年時住過的屋邨,像導遊般介紹那裏的一切。從前在這家文具店買過香珠,從前在那家眼鏡店配眼鏡,從前在轉角的小攤檔吃煎釀三寶,從前在街市的報攤買《青春》雜誌……或許這個周末,是時候回去重溫不可再的溫馨。


《 味 道 》


極羨慕那些味覺嗅覺異常敏銳的人,他們的世界,彷彿由一扇扇重門深鎖的大門嚴密保護着,外人難以闖入,也別妄想可以分享那世外桃源。同桌用膳,大伙兒吃着相同的頭盤主菜甜品,那些佳餚均是色香味俱全,但我的層次,是「好香」「好味」,是平面的,他們卻能抽絲剝蠶,嘗出當中包含的配料,用上的調味,如何構成一件立體的藝術品。


食物還好些,面對一籠蝦餃,起碼還吃得出是鮮蝦與否,可有下味精,但來到美酒這一環,我覺得自己是白癡。才喝了一口紅酒,其他朋友開始交換摩斯密碼,甚麼風格強烈而複雜,帶有巧克力和藍莓香氣,再交雜黑胡椒及些許的皮革味。到了白酒,又甚麼酸度完美,杏仁與橙皮味道和諧,隱約滲出青草味道……請問那是否跟「一見我掟杯就劈友」一樣,是一種暗號來的?低智的我只愛喝 Moscato,有汽沒酒味像果汁。


女人最愛的香水,我的認知範圍只及香味屬真屬假,假玫瑰假茉莉一聞到即會作嘔頭痛。從架上拿起芸芸眾生中的其中一瓶,噴在脈搏位置,低頭細聞,喜歡不喜歡就在那三數秒決定,初調中調基調搞不清。總之,不愛每小時要補塗的淡香水,像 Agent Provocateur與 Jo Malone Red Roses那些濃烈但沒甚麼人討厭的就很對味。


《 鬥 獸 場 與 ifc 》


「下一站:中環,乘客可以轉乘東涌線或機場快線……」由中環站步行往香港站,沿着指示牌向A出口一直走,出閘後踏上扶手電梯,終於到達目的地。中環的香港國際金融中心,是香港的地標之一,全港最高的建築物。置身於商場內,卻看不到它也感受不到它的宏偉。走到碼頭抬頭一看,只覺平平無奇。然後,思緒飄到那個炎熱的下午,那個羅馬的地鐵站出口。


去年夏天曾到意大利一遊,在佛羅倫斯和威尼斯走馬看花,吃過無數的雪糕火腿意粉薄餅泰拉蜜餞,胖了十磅回港。從此念念不忘,好想好想回去這個地方,過一個完全不顧卡路里和用眼睛看風景而不是紅綠燈的假期。今年夏天,大鄉里出城的我,終於有機會來到羅馬,親身感受教科書上所寫的古羅馬帝國的輝煌。


在市中心下車後,順着交通燈過路處方向走,不夠一分鐘,我凝住了,被眼前大型的廢墟嚇得目定口呆,這是從書上看到的羅馬古墟!當然,我有讀過相關歷史,但從沒想過,那一大片頹垣敗瓦就在巴士站旁邊。在這十步一古蹟的市中心,除了震撼,還有感動。政府沒有將古蹟刻意翻新或覓地重建,甚至荒謬地改成商場住宅,只原原本本保留着歷史。我記得,那天從梵蒂岡回到羅馬,一步出地鐵站出口,映入眼簾的就是鬥獸場。而我們,只得沒有歷史的 ifc。



星期五, 8月 28, 2009

Biotherm Skin Vivo

From for blog

收到Biotherm Senior PR Manager Natalie的邀請,有機會出席Biotherm新產品Skin Vivo的launch event。

其實,一向極少出現在這些場合啦,怕悶怕見人,我不是beauty reporter,在場一個人也不認識,會好驚青的。

不過,這次的場地是Times Square的UA cinema,一來在我家附近,二來有好像很有趣的3D film看,三來有朋友陪我去,也就去吧。

除了小時候在太空館,這是第一次在戲院看3D film,感覺好有趣,而平常我們放汽水的armrest位,大會用小杯子放了sample在裡面讓我們邊看邊試。

題外話,當養和醫院的醫生在解說ppt時,坐在我前前後後左左右右的人拿起相機拍呀拍,大抵都是beauty reporters。

友:「你唔影低?」

我:「唔啦,用腦記啦。」

友:「嘩,好勁呀你咁好記性﹗」

我:「我係冇錢買相機。」

友:「.......... 」

說回正題,為甚麼隨年齡增長皮膚就會走下坡呢?根據大會的資料,是因為人體細胞內的DNA每天遭受到超過1000處(﹗﹗﹗)的微損傷,而當Cellular Life Genes不再active,皮膚便開始失去彈性、有細紋、毛孔大... ... (hey, r u talking abt elaine?)

Skin Vivo基因活顏系列,就是以基因活化配方,再加入溫泉有機活性因子及8項專利配方,還有其他(很多很長,skip一下),令細胞核自我重生。
即是Anti-Age囉。

已屬中女的友人和我,看到那句《4週逆轉10年肌齡》,已想立即衝回家試用。

Step 1: Skin Vivo Anti-Age Reversive Lotion ($320/125ml)

感覺皮膚帶點水潤的,完全不黏的,有淡淡花香。

Step 2: Skin Vivo Anti-Age Reversive Eye Area Gel ($320/15ml)

清爽凝膠質地,不怕出油脂粒,沒有香味,其中養份可緊緻眼部皮膚、撫平細紋及減少眼袋。

Step 3: Skin Vivo Anti-Age Reversive Serum ($520/50ml)

有淡淡奶香,質地清爽,可改善膚質、緊實提升,減紋收毛孔。

Step 4: Skin Vivo Anti-Age Reversive Day Cream ($500/50ml)

雖然是cream,卻全不黏厚,激洞細胞再生,滋潤肌膚。

大部份Anti-Age的skincare質地都頗「立」,混合性皮膚的我用後常常出暗瘡,但Skin Vivo整個系列出奇的清爽,在夏天也適合用。


星期四, 8月 27, 2009

About Florame

Rosewood Body Lotion, Wooden Diffuser及花水都斷貨了,正等待補貨,對撲了空的朋友說聲對不起。




六月蘋果 (2009)

《 愛 巴 黎 的 理 由 》


從報上讀到,每年有不少日本遊客和居於巴黎的僑民患上「巴黎症候群」,起初還以為是指深深愛上巴黎,每天仰望鐵塔手挽路易威登就能飽肚的狂熱分子。再仔細讀下去,看到「需要接受心理治療」這句,恍然明白不是甚麼好事。別人為着現實與幻想之間的落差而大受打擊,實在不是一件值得嘲諷的事,尤其在巴黎這地方。像我們這種生長於水泥城市文化中的人,跟張愛玲的名句差不多,除了海以外,總是先看見巴黎的照片,後看見巴黎,先讀到愛情小說,後知道愛。

有幾多人在飛機抵達巴黎前,一眼也沒看過它的照片或閱讀過關於巴黎的種種?照片裏暮色下的巴黎歌劇院,美得讓你懷疑,彷彿前生與對先生在這裏擦身而過。又看了《法國女人不會老》這類書籍,總幻想一街都是每天吃半打 macaron都不會發胖的俊男美女。然後,在休息過後精神煥發走進地鐵車站,開始發現有點貨不對辦。第一次到巴黎,我也曾對這裏失望,但在二三四五次後,找到了愛的理由。我愛午後坐在蒙馬特的小公園內,靜靜對着那深藍色的寫滿不同語文的我愛你的 Love Wall發呆,回憶每一個曾聽到「我愛你」的時刻。願有一天,你們也找到愛巴黎的理由。


《 錢 包 裏 的 秘 密 》


戀愛中的女生,總有些很奇怪的嗜好,例如,愛檢查男友的錢包。但重點不是數算內裏放了多少錢,更加不是驗證錢包是貨真價實的名牌還是假貨,偷偷的搜,死命的翻,就是要在內裏搜出「疑似第三者」的罪證。或許是貴價餐廳的信用卡存根、或許是忽然多出來的現金、或許是沒與你看過的電影戲票票尾,然後無限上綱上線,懷疑他不再愛你了。如果男友不肯讓你查看他的錢包,你可會以為那是潘朵拉的盒子,一打開,牛鬼蛇神……嗯,不是,是他與舊女友的合照、安全套和用紙幣摺成的心心通通都會飛出來?


你願意給自己機會,聽聽一個關於他的小故事嗎?


他原本有一要好女友,彼此深愛對方,他知道這女子很可能是他的「對小姐」,一直珍惜愛護。不過,始終年少氣盛,多親密也有吵嘴的時候。有次,大吵一場之後,他外出公幹,當回到香港時,女友卻已出走了。他後悔他心酸他哭泣他無助,反省過後,想重新追回女友,對方卻已另有伴侶。他一直自責,錯過了深愛的人,明明心裏認定偏又猶疑不決,最終失去。他發誓,當下一次再遇上對的人,不會再讓機會溜走。他會將放於錢包內的六爪鑽石指環,套在她的無名指上。


《 威 士 忌 是 我 的 藥 》


威士忌是醫我的藥,不論生理上的病或心理上的痛。之前有一段時間,感冒了足足個半月,復又夜咳了整月,每每到早上七八時方能入睡。西醫說我流感,中醫說我氣虛,從抗生素到六君子湯,早睡早起戒生冷多穿衣,再試遍種種食療,最後還是藥石無靈。氣虛至氣餒的我,於朋友的派對上對那杯室溫無糖可樂嚴重生厭,狠狠喝了數杯不加冰的威士忌,然後回家。第二天中午醒來,忽爾想起,昨晚一夜好睡,那久醫不癒的咳,竟然沒事了。自此深信不疑威士忌是我的苦口良藥,亦是我的 uisge beatha(即「生命之水」),從網上找來一些關於它的「療效」的資料,說服身邊人總要一樽看門口。


威士忌能驅寒暖身,含有少量抗氧化劑,每天喝一小杯有助預防心臟病。加熱水沖服能幫助入睡,加入蜂蜜和檸檬則可治療喉嚨痛,加糖加熱水又可舒緩感冒不適,甚至,塗在暗瘡上可以消炎止痛。牙醫跟我說,因為我的牙齒琺瑯質太薄,又常受酸性侵蝕,威士忌較紅酒對牙齒的傷害性低一點。另一不可不留意的是,威士忌是酒類中熱量最低的一種,一杯只有五十五個卡路里,簡直是女性的福音。


《 永 遠 的 女 神 》


o靚模橫行,書報攤上的雜誌一字排開都是水着女神,你說 Chrissie夠性感,他說 E cup baby最可親,如你可以成為她的男友實在是三生有幸。但是,青菜蘿蔔各有所愛,你心目中的女神,在另一人眼中或許不過是庸脂俗粉,送上門也不要。即使是電影《赤壁》中,林志玲飾演的小喬,美得像天仙下凡,溫柔堅強又心細如塵,還是有男人認為不過爾爾。


到底,可有一個女人或一個角色,是所有香港男人都點點頭,暗暗希望有這樣的女友/太太呢?終於,我在一齣電視劇裏找到了答案──就是《大時代》。那個角色叫阮梅,即是周慧敏飾演的慳妹。問過了 msn上所有對這齣劇有印象的男性動物,一致通過,得此慳妹夫復何求?短十年命也肯。


劇裏的慳妹,如此有血有肉,讓人覺得她不是 online game裏的幻想角色,是男人真實地有機會在街口轉角處遇上的女神。她漂亮可愛,不愛名牌持家有道,連吃剩的一片橙也包好放進雪櫃,讓一眾儲錢買 Chanel給女友的男人感慨落淚;她溫婉但勇敢,為愛人揪着黑幫大佬的衫領來罵;她煮得一手好菜,香聞十里人人讚好;她還會將畢生積蓄奉獻給你,也不介意等待你七年……我是女人,也當她是女神。


《 Crying in the party 》


某夜,本打算去 M1NT找朋友的我,因時間尚早,先往友人的家待一會。大夥兒各自修行,有的鬥地主有的喝酒閒聊有的打遊戲機有的聽歌上網,不失為一個開心愜意兼舒適的 house party。後來,天一直下雨,也就打消了到蘭桂坊的念頭,繼續拿着香檳回覆電郵聽八十年代的歌。然後悲劇發生了,所有派對動物都知道,最掃興的不是誰早走誰不肯喝酒誰嘔完又嘔,而是 crying in the party。


一個好端端的女孩子,半醉了就開始哭,為着一段不愉快的愛情,由凌晨三時哭到早上七時。起初一小時,我們都覺得她可憐,坐在洗手間的地上,無助的抱着馬桶又吐又哭,各人輪流探視怕她醉昏。之後的三小時,原本寄予無限愛心,安慰的話說盡,她仍是哭個不休,惻隱變成了麻木,大家都累了不耐煩了。其實,派對的原意是尋開心,眼淚從來在這刻只會惹人嫌,賺不到憐憫的,何苦苦了自己又苦了別人?


我站在二十八樓的落地玻璃窗前,看着天色由暗黑轉為泛白,維港兩岸的景致永遠讓人覺得生命美好。你的眼淚點滴到天明沒所謂,不過,今天的陽光這樣好,不妨收起淚水,暫時放下得不到的男歡女愛,深呼吸一口氣,將長髮束起,步出冷氣間,先享受風光明媚,好嗎?


星期三, 8月 05, 2009

神呀

現在是早上七時多,當然,不是剛起床,是還未睡。

剛剛寫完蘋果的稿,就獎勵自己吃點甜。

拿出了那包八千里路雲和月才來到手中的waffles,邊吃邊看你們的網誌。

吃罷第一片,很好吃丫,也就讓自己再吃一片,然後,又一片。

最後,總共吃了三片。

如今,後悔得想跳樓。

減肥的日子當然難熬,且悲慘在永遠不會完結,這才教人心灰。

誰叫我不願穿size S以外的衣裳?誰叫我放棄愛情嫁給事業以後沒機會用「我嫁了人上了岸大條道理可以肥」的藉口?

明明下午二時約了時間做機修身,elaine你還吃甚麼waffles呀?媽的你知不知道有美容公司長期sponsor修身是多幸運呀?

下星期的游泳課迫在眉睫,你還吃甚麼orange peel chocolate呀?再吃就穿不下泳衣呀死野。

友人為了教我游泳,先將一身胸肌腹肌都操練回來,南美血統英俊面孔在池邊異常矚目,然後身旁有隻大水母。

如果你有機會看到那些同志和比堅尼妹妹斜睥大水母,就會明白我這刻有多懊惱。

唉,我不要學游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