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29, 2007

點滴

- Yumla: trawberry daiquri x 1, shooter x 2

- Drop: Margarita x 1

- Insomnia: Snowball x 1

- Flying Pan: Waffle x 3

- A.P.C: dress x 1

- BCBG Maxazria: Lace Top x 1

- Rebecca Taylor: dress x 1

- Bobbi Brown: Deluxe Short Brush Set x 1, Eyeliner Brush x 1, Gel Eyeliner x 1

如果4月我再買衫,我斬手!!!

一千場戀愛

唸句夢話 你出現吧 沉悶天空請你撥開

夢有夢話 你出現吧 庸俗世界准我離開

有太多意中人 太多意中情 全沒有意外




通通都湮遠得像前生...

星期二, 3月 27, 2007

蒲之二三事 / 內向

- 發短訊問候久沒見面的朋友,他回電,劈頭第一句:「你幾時帶我去蒲呀?」

- 與某同事一見如故,連續兩天蒲到天都光了。他:「喂~ XX號晚出o黎呀,我介紹你鍾意果個手袋牌子既designer你識呀。」我:「我要飛喎。」他:「port o左佢啦。」

- 純情同事問我:「其實Volar係點樣o架?」

- 友人說要集合失戀朋友 (including me of coz) 組織single gals' club。What for?去蒲lor。

- 我的clubbing partner,一回港便身痕得問我星期日還有甚麼蒲點。

- 身在北京的友人,每天SMS往來中的例句:「你今日去邊度食飯呀?你今晚去邊度蒲呀?」

死後,如果天使告知我天堂是一貫的聖潔,地獄是一貫的黑暗不過逢三四五六有clubbing,要我二選一。我和我的友人們,定會選擇一起下地獄去。

==========================================

如果我說我內向,你會否相信?還是已經笑到腸穿肚爛?

其實我覺得自己一點都不socialable,真的。

但詭異地,身邊的朋友們從前的男友們,98%左右,都是相識滿天下到達令我驚恐的地步。

很多時候,我不過跟著他們滿場飛,打聲招呼笑一笑,然後找地方避開,避不開就硬生生找些話題出來。

我曾經向朋友講出我的疑惑,他們反應一致:「唔係呀?我覺得你好socialable喎,不過有時串D lor。」

到底是朋友看錯了我?還是我看錯了自己?

星期一, 3月 26, 2007

巴士奇遇

銅鑼灣某個巴士站。

一條長長既人龍。

女:「咦~ 做咩要人地搭巴士喎,我情願搭的士。」

男:「點解呀?」

女:「頂住對腳鬼死咁辛苦。」

我望一望個女仔。

佢著住一對兩吋高既短boots。

矮我半個頭。

我... 身高五尺一。

我好想同佢講:「仆街啦你。」

星期六, 3月 24, 2007

死亡星期五

Hei Hei → Gecko → Yumla → Propaganda

凌晨12時到早上6時。

蒲死。

飲死。

頭暈死。

星期四, 3月 22, 2007

風流工的代價

這是我在outport泡浴中的樣子,就讓你看吧。




註:悲哀地發現,我的腿已經有點靜脈曲張了。
註:用不著羨慕我,我那挽著shopping bag的雙手,有數隻手指反甲,到現在還未成功止血。
註:小腿長期水腫皮膚敏感出疹耳水不平衝越見嚴重慣性胃抽筋,這就是風流工的代價。

星期六, 3月 17, 2007

情婦格

讀女校的我,人緣不過不失。

到了現在,還是跟中學友人們差不多天天通電,月月聚首。

第一次意識到自己乞女人憎,大概是預科時代的事。

喏... 你要知道,中學時代,很多女學生都會將那些甚麼補習名師當成白馬王子。

而當她們看到白馬王子記得某女生的名字,會請巧克力給她吃,送上各式小玩意手信甚至是LV,她們的怨毒眼光,讓我懷疑自己死十次都不夠。

第二次意識到自己乞女人憎,肯定是由這個blog開始。

每天收到的comment,出現得最多的字眼是 "淫蕩" 及 "slut"。

實在覺得奇怪,作為一個每天在這裡唉聲嘆息,埋怨自己長相平凡身形有點胖又沒男友更沒有帶男人回家作嗜好的人,為甚麼被冠上這些字眼?

我甚至白痴得問身邊的男性朋友:「我係咪好淫蕩呀?」

"淫蕩" 及 "slut"是需要本錢的,像我這樣的滯銷的一件陳年貨色,本錢只有一個幾毫。

為甚麼我會突然想說說這個題目?因為我的clubbing partner的一句話。

Ladies' night,去Hei Hei之前,我坐在餐廳內,正跟一碗越南春卷撈檬搏鬥。

我的clubbing partner,彈出一句:「你個樣真係幾情婦格。」

主耶穌基督~~~ 到底我是對春卷撈檬、蒸粉卷還是那杯海底椰冰放生電?

如果情婦格等於會做情婦,我總不至於灰暗得要研究有甚麼可以變賣來度過兩個月standby吧。

最令人憤慨的,是clubbing partner開口中。

結果,那夜我成了一個有妻有兒中年律師的獵物。

星期五, 3月 16, 2007

姿色改變命運

我既一個朋友,

睇完我個blog《批命》之後,

留o左一個咁既comment:「睇相佬都好信既?! 姿色改變命運!」

對住一個年老色衰既女人講句咁既o野,

我真係好想大巴大巴車死佢。

你小心呀你,你咁怕俾人知你真身,

我遲早放你條link o係度,post你張相,爆你幾時生日,哼!

星期四, 3月 15, 2007

一而再

在最傷心的時候,我還是可以拍拍臉頰安慰自己,沒人愛我不緊要,我仍有很好的工作,有可觀的收入,到處shopping dining clubbing。

這份工作,是我的救命索。

但剛才查看email,公司將roster連續兩個月的standby duties給我,作為請病假的懲罰。

面對不知自己哪一天才可放假,每日戰戰兢兢不知operate甚麼航班,明知扭傷了手生了病也不可再請假。

我將會只得到現在一半多一點點的薪金,我連自己都快要養不活了,我還可以怎樣?

不要跟我說這是自作孽,我從來沒有試過詐病不上班。

星期三, 3月 14, 2007

批命

不希冀愛情是一回事,別人說你不配擁有愛情是另一回事。

今夜陪伴友人去求神問卜,友人經師傅指點,將小人送走,生意漸見起色,丈夫乖乖回到身邊。

好奇如我,當然希望知道自己的事。

但這一刻,情願從來沒聽過。

「一生桃花緣淺,注定無人愛惜。就算身邊有人,不出三數月,或淡或散或失去蹤影。婚姻緣薄,大有機會嫁不出去。若32歲時仍小姑獨處,應會孤寡終老。」

師傅的結論是:「人長得可愛,就是命有點淒酸。」

類似的說話,我早聽過,不只一次。

但這樣的直接,是頭一遭。

如你一次又一次聽到命該如此,你會怎樣?

我是很傷心的,不知該用甚麼詞藻形容心情,只覺嘴唇乾澀。

命中注定沒有的,就不應勉強經營。

星期日, 3月 11, 2007

我會很好的

下午醒來,慣性睜開雙眼就拿起手提電話一看。

收到友人的一個SMS:"U know i had a dream about u last nite. Woke up this morning crying. Listen to wat all of us are saying..."

其實,除了愛情不順心,著實覺得自己好幸福。

身邊沒人也是合情合理的吧,既然已經擁有這麼多。

如果要放棄一切去交換愛情,這代價也委實太高。

看過林奕華的一本小書,內裡有這樣的一段 ──

"有人會說,我的生活累得賊死,怎麼還不給我「愛情」?不止,還要指定某人某時某地,像掛一個電話便預訂得到的晚餐桌、時裝、花束。但,「愛情」不是天生的服務生,從來毋須為任何一次不周而鞠躬、致歉。許多年前,G在我的對面說:「沒有人答應過你此生一定可以和愛情遇上。沒有人。」"

明白你們的擔心,你們都找到伴侶了,就只剩下我一個。

然而,曾經遇上過愛情,努力過愛人,已夠美好。

今天,新做了漂亮的桃紅圓點閃片指甲,買了Seven牛仔褲、BCBG和AX的連身裙、Bobbi Brown的眼線液、 Nars的眼影;吃了美味的海膽拖羅;和友人唱歌喝酒聊天嘻嘻哈哈分享我的Jo Malone香水。

豐裕安逸溫暖的生活, 十分難得。

待取得bonus過後,還打算送自己一隻Rolex369。

可能,這樣的快樂在別人眼中來得太膚淺。

但當每個人都在追求更有意義的快樂,的確,我滿足於此。

不是那種懂得為自己好好打點生活計劃將來的女子,甚麼投資增值,一竅不通。

不過,我會很好的,請放心。

就算只能一直單身下去,也會是個亮麗的會笑的單身女郎。

我會很好的。

星期五, 3月 09, 2007

是日金句 (母親篇)

我的母親大人,對於一個在Hei Hei由凌晨十二時跳舞至五時半,又累又醉,正想入睡的女兒,是會說出以下激動人心的金句:

「行李都未執好就出去玩,你都唔係人o黎o架。」

「人地請你飲杯酒就同人傾計跳舞,你仲cheap過D魚蛋妹。」

「你同D醉酒鬼有咩分別?都戇柒鳩o既。」

「風麈女子都係為o左賺錢呀,你就o係度免費賣弄色相,你不如去做舞女啦。」

「你都唔係人o黎o架,等天收啦。」

「你墮落到咁,咪使旨意嫁得出呀。」

H&M

H&M來了。

其實,一點都不吸引。

根據非正式統計,我每月逛H&M的次數,比回家吃飯的日子還要多。

SFO的H&M,樓高三層,空手而回。

我需要再性感一點少布一點的衣服。

阿門。

星期四, 3月 08, 2007

祖馬盧

「嗯,是種糜熟的玫瑰香味,感覺十分惆悵。」

「香氛屬於一隻英國祖馬盧出品的香水,叫紅玫瑰。」

「祖馬盧品牌已漸漸大熱,但一般女士尚未知其名,仍算最佳秘密之一。」


它,正握在我的手中。

一百美金的代價,不見得昂貴。

其實,可能她她她都擁有了。

每個人都沒說出來,共同守著這小小的秘密。

這種味道,是不應在尋常百姓家飄過。

某段日子,某個女孩與你走得很近,一起看戲吃飯談心事,她身上永遠有這種紅玫瑰的味道。

後來,女孩漸漸步出你的世界,失蹤了。

過了一段時間,你認識了另一個女孩,她身上有甜甜的生果香。

你想送贈那種紅玫瑰味道的香水給她。

但你發現,你根本不知道可以在哪裡買得到。

星期日, 3月 04, 2007

相中吟

阿妹成日飛long haul,

廿零歲女似阿婆,

風濕骨痛冇忽妥,

一貼脫苦海笑呵呵。

星期五, 3月 02, 2007

12個鐘頭裡面,

我已經屙o左33次。

妖。

條撚屌開乜鳩o野藥俾我o架,

都唔鳩work。

星期四, 3月 01, 2007

不要輕言愛

聽說,我的生肖今年與太歲相害。

太歲主變動,那麼我可將近來的改變,歸咎於太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季我在Lane Crawford預留了的鞋,到結帳提取的時候,忽然覺得自己已經擁有太多的鞋,多得根本不知道有多少雙鞋,最後,只買了一雙。

如果買昂貴的鞋是為了補償童年的自己,有理由相信,我那些鞋的價錢,簡直同時補償了我爸媽的童年。

其實,不算淒慘的,只少我也穿過美美童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失戀從不超過三個月,上午分手下午已拖著新男友的我,的的確確已單身了一段日子。

由不停叫喊「沒男人,我會死。」,到近日,對執拾家居比較有興趣。

真的沒人追求嗎?又不是。我不想一頭栽進去。

那天的士駛過餐廳門口,餐廳拉下了布幔,結業了,他竟這樣窘了。

如果沒有愛,我大可聳聳肩,就過去了。

今後,還是談談情跳跳舞吻吻嘴,由戀開始,再慢慢研究是否可愛。

愛,沒幾多是童話故事,更多是民間疾苦。

不要輕言愛。

這是我工作的一部份

收下了allowance,
然後外出玩樂,
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比重極大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