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29, 2005

少年夫妻老來伴

我是電視婆媽劇集的忠實觀眾,

今天晚上的《識法代言人》,

讓我眼紅紅鼻酸酸。

伯伯陪著患有老人痴呆症的太太,

對身邊的年輕人說上人生小道理:「唔通十八廿二時靚就愛,老左醜左就唔愛咩。」

狀媽看著伯伯急步跑回去照顧太太,

主動去拖著丈夫的手,

輕輕的暖暖的... ...

對了對了,

少年夫妻老來伴,

想起心頭也溫暖。

你也有喜歡的人嗎?

今天就去拖著他的手吧。

不要介意誰作主動,

只要他愛你已足夠了。

星期四, 12月 22, 2005

《男友一百戒條》(後記)

《男友一百戒條》本是我從前寫給別人的情書,也是我送給舊男友的第一份的禮物。

舊男友年齡較我大,看起來卻活像一個大孩子。送這份禮物給他,就是希望他外出作樂的時候,總記得有些事情不應該做,因會令我傷心。

後來,不知怎地,這封放在網上日記內讓他看的情書,變成了被人隨意在網上討論區轉載的文章。

或許是我太狷介吧,但每次看到別人轉載這篇情書,並沒有開心的感覺,不會覺得是別人欣賞我的文字。我只知道,我覺得難過。一百戒條內的情意還在,但寫的人和看的人,卻已分開了。

每一次看到轉載,像是提醒我要將往事抽出來,從一幕幕的場景中檢討過失。我是否做得不好愛得不夠,至使我們活在太平盛世,也就這樣失散了。

我想,大概在夏天開始的戀愛都不耐久。彼此都熱昏了頭,只管愛得熱烈,忘記了細水長流。過後才發現,燃燒得這樣兇,經過那樣的熱度,注定甚麼也留不下。

不過,到了暮年,還是會記得,那個夏天,我確曾與快樂擦身而過。

星期三, 12月 14, 2005

星期二, 12月 13, 2005

下次不敢了

從來都眼淺,

看這戲的時候,

眼淚嘩啦嘩啦的流,

因為有太多「么心么肺」的場景。

-----------------------------------------------------

光仔:「小姐,散場勒喎,仲唔走?」

Miss Lee:「我等既人都未黎。」

光仔:「如果,你等既人唔黎,你會唔會嬲佢呀?」

Miss Lee:「唔會,我仲有時間。」


即使還有時間,也該一邊等待,一邊爭取。美好的愛情、所愛的人、幸福快樂的生活、肥肥白白的BB、非凡的成就、動魄驚心的經歷... ... 光坐著等,它永遠也不會來。


光仔:「你對我好,係咪因為你覺得欠左我?」

陳Sir:「我對你好,係因為我真係對你好呀!」

光仔:「我而家對你好,係因為我無時間!」


我也曾對一個人說過這樣的話。對一個人好,是該因為你愛他,不是因為虧欠。還清了虧欠,你還是會心虛的。你今天生他的氣,對他壞,但你肯定還有明天後天再去對他好嗎?